栏目:新闻资讯    人气:0    日期:2023-10-09

免费提供最新落户政策及一对一落户上海方案

留学生/应届生/非婚子女 落户上海咨询

落户上海咨询二维码  

  

  

本篇内容为虚构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1

  

好像所有的改变是从婚礼宴席过后开始的。樊思慧察觉到婆家人对自己的态度不像婚礼前热情了。

  

连续两天她下班到家,公婆原本坐在电视前咧着嘴,她开口喊“爸、妈”,两老各自“嗯”一声,一个进厨房、一个进卧室,像事先商量好的,默契十足,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樊思慧杵在客厅尴尬。

  

公公王军严肃许多,他在阳台浇花草,樊思慧讨好去揪黄叶子,王军没抬头却堵了一句:“你是想让它们早点挂吗?该掉叶的时候自然会掉。”

  

樊思慧想起她之前有一回也是揪了几片叶子,公公让她小心别刺拉着手,婆婆慌忙递剪刀。经历这一次,她再也不敢迈入阳台半步。

  

婆婆不再牵着她的手轻声细语问“今天工作开心吗?晚上想吃啥?周末要不要出去逛逛……”

  

两人自由恋爱三年,半年前熟悉双方家长,水到渠成的幸福,樊思慧细细想来也没地方得罪过二老。想跟老公王志鹏聊聊,话到嘴边又咽下,不确定的事讲出来怕有嫌隙。

  

高飞艳和王军确实看樊思慧不顺眼,之前觉得能娶个这么优秀的媳妇回来是天大的福气,把她当心肝疼;自从婚宴那天听到了关于她的一些过往,两人无时无刻不在抱怨。

  

“等亲戚朋友传遍了,咱们怎么见人哦。”

  

“怪不得她爸妈舍得回那么重的礼,早就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的人,真替咱儿子不值!”

  

“老太婆你嘴严点,先别让咱儿知道,不光彩!”

  

……

  

周末回娘家的樊思慧跟妈妈说起公婆态度的转变,妈妈安慰她:“这段时间志鹏爸妈忙前忙后为你们操办婚宴很辛苦,志鹏工作忙,你要多体谅。

  

“咱不再是单身姑娘家家了,要谨记你现在的身份,是儿媳、是妻子,要学着替婆家分担。”

  

樊妈性情温和,从来都是把事往好的方面指引,她微笑着继续说道:“不可能让人一直把你捧在手心呀,再说一家人相处随意轻松点好。”

  

“婚后就掉价?连个过渡也不给缓冲下!算了,亲妈都这样想,我还敢奢求什么呢,”樊思慧学着妈妈的语气,“我要学家务,对公婆孝顺,对老公体贴,多为他人着想。”

  

母女俩笑成一团。

  

可能真是自己想多了,樊思慧收拾下心情,在娘家住了一夜就回去了。

  

路过花店,看到百合含苞待放,想也没想买了几朵。樊思慧轻嗅花香,觉得插在饭桌上应该很不错,顿时心情大好。

  

2

  

敲了两分钟门,以为没人在家,樊思慧准备给王志鹏打电话,婆婆高飞艳开了门,染了一手面粉。

  

“妈,今天包饺子呢,真好,好久没吃了。”樊思慧放下包就去插花。

  

“你也不来个电话,以为你要明晚才回来,”高飞艳转回厨房,低声嘀咕,“面粉没多少了,只够三个人的份量。”

  

年轻人听力好,隔了几米的樊思慧听清了,她脱口而出:“没事,我跟志鹏分一份够了。”

  

完全没听出婆婆语气里的不悦,反倒过来安慰。

  

王志鹏从洗手间出来,进了书房继续工作,樊思敏泡了两杯咖啡,正要进书房,婆婆顾不得擦手,箭步冲过来:“我说小樊,你给我儿泡的啥?”

  

“咖啡,提神的。”樊思敏回以甜甜微笑。

  

“你去看那个什么科普,年轻人喝这个会上瘾,造成身体功能紊乱,你们不是要备孕吗,拿来!”

  

后面这两个字是命令语气,樊思慧怔住了,不知怎么回话,刚才婆婆破天荒叫她“小樊”而不是之前左一个、右一个的“思慧”。

  

“那……今天先喝了吧,以后不泡了。”樊思慧想把声音提高让书房的王志鹏听到来解围,却没了底气。

  

“不行!”高飞艳抓过杯子把咖啡倒进了洗菜槽,放开水笼头冲干净。

  

“没点健康意识!”高飞艳甩甩手继续擀面皮。

  

樊思慧倒了杯凉白开,感觉没地可待,公公躺着听戏剧,那咿咿呀呀的高亢快把她的耳膜划破了。

  

卧室门掩了一半又打开了,总不能落个被人说脾气大的把柄,一坐到凳子上,她委屈的眼泪涌出来,赶紧背对着门口换了个方向。

  

早上匆忙只吃了两个鸡蛋一杯牛奶,十二点不到肚子发出饥饿的信号,如果在娘家她肯定会翻箱倒柜找零食,或者自己去厨房加个泡面餐,但是现在她不敢越矩。

  

高飞艳喊:“开饭啦!”

  

王志鹏揉揉太阳穴坐回饭桌。坐立不安的樊思慧等着外面的人能喊她一声,只听到王志鹏说:“还是老妈手艺好,这饺子忒好吃。”

  

樊思慧准备自己上桌,整理下衣衫,王志鹏终于唤一声:“思慧吃饺子啦!”她喜笑颜开奔过去,公公婆婆也坐下了,她面前盛着满满一碗饺子。

  

高飞艳夹起面条拌酱油,樊思慧要分一半饺子给她,高飞艳用手挡住:“你吃,做父母的肯定先满足孩子,只要你们喜欢吃,我天天做,管饱。”

  

这句话把樊思慧感动得差点落泪,婆婆是把她当孩子的,先前的不快一扫而光。

  

公公连打两个喷嚏,用筷子指着桌上的花:“我过敏,以后别买这种东西,既不当吃又不当喝,几块钱也是钱。”

  

樊思慧蘸着酱,使劲点头:“好的,爸,我知道了。”

  

等大家放了碗她抢着去洗,热水是天然气烧的,水笼头开到最大,第二个碗刚抹了洗碗精,高飞艳就忍不住开启了说教:

  

“洗洁精挤在抹布上,不要一直放水,水费、煤气都涨了,洗好的碗放一边等会一起冲干净。

  

“你妈都没教你做家务事?以前是单身可以随意点,现在有了家,将来生了孩子,你得有个女人样。”

  

这句话让笑嘻嘻弯着嘴唇的樊思慧彻底咬紧了牙齿,她是独生女,生活自理能力是差,她都愿意去学了,这才进了婆家门三天,用不着上纲上线吧。

  

樊思慧突然怀念加班,最好早上天不亮出去,踏着星光回来,就不存在这样让人恼火的对话。

  

或许真像小说里写的——“公婆婚前一个样,婚后现原样”。

  

晚上关了灯,王志鹏在樊思慧耳朵边拱,思慧兴趣全无,她想起白天的事,问:“你妈说我们在备孕,这是你的意思?”

  

“他们想抱孙子,我不是随口一说让他们高兴吗,放心,我妈没这闲心偷听墙角。”

  

樊思慧把他脸挤开:“我觉得咱爸妈对我有意见,他们……好像不喜欢我了。”

  

“又瞎想,就你一个儿媳,当宝贝还来不及呢,连我这个亲生儿子都没你的待遇好。”

  

“反正咱不急着要孩子,你最好跟他们坦白。”

  

“知道了,改天再说。”

  

樊思慧被动地搂住王志鹏,隐隐担心以后的日子。

  

樊思慧懒得跟他解释,避免矛盾的最好方法就是遏制矛盾的源头。

  

早晨上班下楼,樊思慧趁周围没人掏出垃圾扔了,头顶的阳光明媚,心里却笼罩着阴霾。

  

哎,果然还是单身好。

  

3

  

月底最忙,别人都在抱怨加班无趣,倒是遂了樊思慧的愿,她在公司吃外卖,每天熬到最后才离开,到家公婆都休息了,没打照面倒也舒坦。

  

王志鹏来接了一回,刚好从客户公司返回顺带捎上樊思慧,这个她倒不在乎,毕竟两人公司不在一块,各自下班时间点不同,她也不是粘人的主。

  

还是樊妈打电话提的醒:“慧慧,等你们过两天拿了证,我请你公婆他们吃饭,一家人开心聚聚。”

  

先办婚宴再拿证是王家提出的,说是请人挑了黄道吉日,前后相隔不过一个月,思慧没意见,樊爸樊妈不计较,大家都同意。

  

樊思慧几乎忘了这茬,早就把自己当成王家人了。她嘴上却说:“妈,这大事我牢牢记着呢,我代公婆同意了,你先订餐。”

  

樊思慧晚上跟王志鹏说完,他裹着浴袍去管他妈要户口本,樊思慧正喜滋滋地想搭配哪件衣服拍证件照好看,王志鹏两手空空蹦到了床上。

  

“结婚证怕是办不成了。”他漫不经心刷着手机。

  

樊思慧坐直身体,相当疑惑:“为什么?”

  

“我妈找不着户口本了,改天哈。”

  

“那我们去帮忙找啊,房子就这么大不可能飞了。”

  

“我不去,反正我们这样跟领证没区别,别催我妈,我看她也挺烦的。”

  

樊思慧第二天特意推了加班,下午五点多催促王志鹏早点回来和她一起找户口本,结婚不领证算怎么回事呢!

  

公婆溜弯还没回来,厨房里冰锅冷灶的,樊思慧煮了点饭,让王志鹏帮忙打下手。

  

锅里还有水没干透,油倒进去,火开大了炸得跟鞭炮一样,樊思慧退得远远的,眼见不妙的王志鹏端起一碗水倒了过去。

  

火苗蹿到吸油烟机上,两人吓得手足无措,樊思慧把锅盖丢过去,火焰压住了,切好的菜打翻了,油漫得灶台上一片狼藉。

  

两人还没收拾妥当,老两口就回来了,系上围裙的高飞艳掂着锅铲从头到尾就是摇头,樊思慧吐吐舌头不敢再说话。

  

饭后一家人围着电视机,樊思慧抬眼看向婆婆:“妈,你再好好想想户口本放哪了?要不我们一起再找找。”

  

“我都说了找不到、找不到,你还不信,我眼睛还没昏花到那个程度啊!”高飞艳捂着起伏的胸口,“你觉得我是在骗你?”

  

公公踱着手在客厅散步,不缓不急:“夹在纸皮里估计是上回卖了废品,这结婚证打没打也不差这几天光阴,老太婆你别着急上火。”

  

“那好吧,迟几天没事的。”樊思慧站起,两手搓着,极其尴尬。

  

“如果明天没找到,你们领证日子又要找人重挑,这事我说了算。”高飞艳言简意赅。

  

樊思慧退回到自己房间,呈“大”字形倒在床上。她又不傻,哪个家庭的户口本能乱放?莫名奇妙丢失?摆明公婆有故意拖延领证的意思。

  

这是为了什么呢?人家当公婆的恨不得没摆酒就领证,生怕儿媳跑了。樊思慧越发头晕脑涨,还得想办法搪塞自己的父母。

  

“妈,那个订餐先取消哈,我和志鹏没空,过段时间再补上。”

  

“我和你爸盼这天盼多久了,快三十的老闺女终于领证了,你们挤点时间咱们碰个头,花不了个把小时的。”

  

“我公婆去旅游了,几天后才回来。”

  

“那行,回头你把结婚证照片发给我,留个纪念。”

  

挂了电话,樊思慧叹了一大口气,既然婆婆说户口本丢了,那就去补办一个总没错吧。在网上查询到先开好证明,户主随到随办很方便。

  

让王志鹏开口跟他爸妈说。

  

正要关灯休息的王志鹏却被他妈喊到房里,大半小时才出来,也不知道母子嘀咕了啥。

  

“你爸妈刚才找你说啥呢?”女人就是忍不住好奇。

  

“就说领证的事,你知道我爸妈比较传统,今年不是流传没有立春做什么都不吉利吗,所以我们最好明年立春再补证,到时你怀了孩子或生下孩子那就喜上加喜。”王志鹏乐乐呵呵传达意思。

  

“你妈明明说户口本丢了。净扯些没用的!”

  

“确实找不见了,反正我们感情好,这个证不重要。”王志鹏嘻皮笑脸来搂樊思慧。

  

挣脱开他,樊思慧火气冲上来:“那如果我不同意呢?你爸妈对我有意见就明说!”

  

“啧啧啧,你看楼下那个生了三个孩子还没领证的,他们夫妻关系好得很。老人能有什么坏心思,肯定是希望咱白头偕老嘛,按他们说的做不是皆大欢喜吗?

  

“老婆别生气啦,你的瓜子脸都拉成苦瓜脸了。”

  

樊思慧从柜子里整出新被子,裹在被窝里不想再说话。王志鹏强行把她抱起,她伸出脚丫子去踹,可能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爆发力,毫无防备的王志鹏跌倒在地,把眼镜摁碎了。

  

听到响声的樊思慧立刻从床上爬起来看究竟,神情失落的王志鹏把碎镜片包住:“老婆,咱都是成了家的人,以后不带这么任性了,这眼镜七八百买的,可惜了。”

  

过了会,高飞艳在厨房看到倒开水的王志鹏,问:“儿子,眼镜怎么没戴?”

  

“噢,刚才打电话时放在椅子上不小心坐坏了,明天去配新的。”

  

理亏的樊思慧感激地投去一瞥,她安慰自己,算了,眼下只要老公对自己好,别的什么东西都不计较了。

  

王家老两口的打算,先让儿媳生下孩子,一切尘埃落定了再办证,要确保万无一失。

  

4

  

办公室一个要好的姐妹准备离职去外省跟老公生活,留下一套小公寓便宜转让。周围全是结婚多年生了二胎、三胎的家庭,除了樊思慧。

  

“思慧,你跟公婆住在一个屋檐下挺好吧。”女人天生爱八卦,不由自主凑到了一堆。

  

樊思慧往躺椅后仰不想说话,要说有什么大矛盾吧,确实没有,就是每天进那个门相当压抑,不能随心所欲。

  

“嗨,你和你老公亲亲时担不担心被你婆婆听到?房子隔音效果差嘛,还得跟做贼似的不能尽兴,多丧啊……”

  

“不和谐容易变黄脸婆,大家看思慧是不是没以前白皙了,小心哦!”同事故意拿镜子在她面前晃动。

  

“要死啊,你们这些老妇女脸皮真厚。”樊思慧扔抱枕假装生气。

  

众人纷纷表示还是跟公婆分开住更好,无婆媳烦恼,偶尔见面是贵客待遇,两个人的小世界想怎么爽就怎么爽。

  

这话樊思慧是认同的,她从来不敢穿睡衣出卧室,也不敢对老公大嚷着指使,夜里床板压得太响了她还得控制节奏。

  

她还看到婆婆把湿鞋子丢在洗衣机甩干,真是一言难尽!

  

“反正离公司近,你买下来两边住,房子格局没得挑,拎包入住,我放中介随便买,不想便宜别人,钱也不多,你考虑啰。”小姐妹很诚恳。

  

樊思慧去过多次,同事很爱惜,装修花了心思。房子小是小了点,一家三口住倒也过得去,何况她和老公决定这两年内暂不要孩子,真要有个独处的小窝再好不过了。

  

肯定要找王志鹏商量,他愿意买,事情就会简单许多。

  

下班回家,樊思慧在小区门口买了杯奶茶慢悠悠喝完,在手机上看了半部电影,天黑透了才上楼。

  

离家越近,弦崩得越紧,像是有座大山即将压到头顶,她调整僵硬的脸部肌肉,尽量看起来嘴角上扬。

  

王志鹏正在喝汤,指着厨房:“我妈炖了一锅虫草,老婆你也来一碗,真的好香。”

  

樊思慧有七点之后不食夜宵的习惯,除了工作上没法推开的应酬,她更吃不惯油腻腻的汤水,王志鹏拿起一截猪筒骨很享受地吸着骨髓。

  

“我好饱,吃不下,先洗澡了。”樊思慧去换鞋。

  

婆婆应声从房里出来:“特意没拔电的等你回来喝,我托高价叫人从竹林里挖的蝉草,滋润大补的。”说着就去拿碗盛。

  

“少吃点,别拒绝我妈的好意,我在旁边帮你吃。”王志鹏朝她眨眼。

  

樊思慧摸着滚圆的肚皮,耷拉着眼皮,等婆婆上桌时她又装成很期待很高兴的样子。王志鹏朝她暗竖大拇指。

  

樊思慧夹起一个黑不溜秋、类似蝉一样的东西,闻了又闻,下不了口,假装汤好喝,想等婆婆走开全倒给老公。

  

哪知婆婆拿着抺布坐下了:“这东西一亩园里也找不了几斤,贵着呢,我和你爸愣是没舍得尝,不要吐,渣全吃了。

  

“思慧你别光喝汤,这跟虫草一样金贵,我家平时难得买,你太瘦了,以后生孩子怕营养跟不上,我们提前把基础打牢。”

  

樊思慧没办法,咬了半截,有股泥土腥,硬硬的没什么特别味道,她逼着嗓子眼咽下。

  

“趁我和你爸还能动,早点把娃生了,你们年轻人也好恢复。

  

“前幢楼那个跟你们差不多时日摆酒的小夫妻,今天老婆婆在菜场告诉我儿媳妇怀上了,那个高兴劲啊……让人怪羡慕。”

  

“妈,”樊思慧放下筷子,“我们商量好的,孩子过两年再要,现在压力大,多挣钱也是为孩子的未来打基础。”

  

“胡说八道,你们多年轻啊,奔三的人了,高龄产妇知道不?怀孩子难,孩子生下来难养,我是为你好。”

  

樊思慧起身:“这也是志鹏的意思,妈你跟他说。”

  

碗里还有三四条虫草,樊思慧一股脑倒进王志鹏碗里,把碗送进池里,进卧室关了门。

  

婆婆的声音从门缝钻进来:“你男人又不是潲水桶,你现在站的是王家地盘,说什么话、做什么事要先问过我们,说你几句就不耐烦了,有你这样傲气的新媳妇吗……”

  

“妈,你少说两句吧,思慧跟我说过的,你冲我撒气。”王志鹏站在樊思慧同一阵线。

  

“儿子你太傻,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事情我比你清楚……”

  

樊思慧想冲出去反问,她究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不知心?

  

理智最终战胜了冲动。

  

“爱情走进婚姻里就是柴米油盐,结婚了不生孩子像话吗?说出去不让人骂祖宗?反正这个家我和你爸说了算。”

  

“妈,你消消气,咱进屋说,让邻居听到影响坏。”王志鹏搂着他妈进房间,高飞艳在门上狠狠踹了脚。

  

樊思慧盯着天花板,心里有个念头,那房子非买不可!

  

5

  

结婚时王家拿了十万彩礼,樊家父母不但没要,还额外回赠了八万,算是小夫妻共有资源。加上这些年工资,还差个七八万。

  

樊思慧想好了,虽然自己出大头,只要王志鹏愿意补齐那些钱,房产证上就写两个人的名字。

  

再这样下去非和婆婆干架不可,距离对感情是一种保护,撇开公婆,她有信心过好两人的小日子。

  

隔天,樊思慧就把想法说了出来,斩钉截铁般不可商量。

  

举报/反馈

常见问题解答/ Problem solution

2020集体户口转个人户口需要什么材料
是指暂时还不具备单独立户条件,或者暂时还没有办理单独立户手续的居民,其户籍关系挂靠在某一个集体户头上的居民户口。单独立户必须具有固定的住所,如果你在当地城市够买了房子的话是可以将户口从集体户口中迁出单独立户的。集体户口如何......
上海个人缴纳社保怎么交?具体办理流程是什么?
一、上海个人缴纳社保怎么交?上海个人缴纳社保可以以灵活就业者身份缴纳社保。1、本市户籍,男性未满60周岁,女性未满55周岁。(1)从事有合法经济收入的自雇人员、无雇工个体工商户、未在用人单位参加基本养老、医疗保险的非全日制从业......
上海:人才引进落户全面实现“一网通办”(上海落户新政发布)
为进一步推动“放管服”改革向纵深发展,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加快构建全国一体化网上政务服务体系,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全国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建设的指导意见》的有关精神,上海市牢深入推进“一网通办”工作,全力打响“......
上海部署开展纪检监察系统先进集体和先进工作者评选表彰工作
新民晚报讯(通讯员张琼予记者屠瑜)近日,中共上海市纪委机关、上海市监察委员会,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联合印发《关于评选上海市纪检监察系统先进集体和先进工作者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在全市纪......
上海社保经办平台最新社保基数标准,社保流程(图文)实操指南
最新2022上海社保基数标准官方已经官宣!上海社保经办平台最新社保基数缴纳标准是什么?小伙伴们入职新公司,上海社保缴费基数如何确定?上海社保经办平台社保流程(图文)实操指南,必看!在决定落户上海之前,先对自己的自......
上海大专,今年毕业。怎么活下去?
很显然在上海大专学历是绝对不够的,郊区都不够,如果楼主打算长期在上海生活,大专是不够的。建议提升学历,首先要看你考自考还是成考,还是网络教育。自考的前提是你的自学能里很强,且因为自考难度较高,但自考证书含金量比较高,网络教育最次,并且价格不低,不建议报告。成考难度适中,价格较为中性,且......